明天为抗疫逝者举国默哀3分钟 国办详解如何下半旗


新加坡《联合早报》报道,印度4月1日的新确诊病例主要来自一个名为塔卜里格传教团(Tablighi Jamaat)的伊斯兰宗教团体。该传教团上个月在印度首都新德里一个人口稠密的社区举行了多个祷告和传教活动,导致多人受感染。

据了解,印度政府的锁国行动导致数以百万计的民工瞬间失去工作,许多在城市工作的劳工在丢职后,很多无法搭到火车,被迫徒步返乡。外界担心,这可能增加感染扩大的风险。【环球时报-环球网报道 】在4月2日的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彭博社记者提问,今天有报道称,三名美国情报官员说,中国对这次疫情的情况进行了瞒报,数字也比实际情况要小。他们还说报道称中国提供的那些数字都是假的数字,你对此有何评论?

中国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做到了公开、透明和负责任。美方那几个负责任的人,我想通过彭博社去问他们一下,可不可以让他们站出来告诉世界,如果当初最先发现疫情的国家是美国而不是中国,美方会处理的比中国政府更好吗?如果他们可以,那么请解释一下,从1月15日美国疾控中心发布关于新冠肺炎的警告,到25日美方宣布关闭驻武汉领馆并撤出其人员,再到2月2日,美方对所有中国公民以及过去14天到过中国的外国人关闭边境之后的两个多月里,美方都做了些什么?为什么根据《纽约时报》3月11日的报道,美国一位女医生朱海伦早在1月份就开始对美国国内的疫情“吹哨”,并提出警告,并且在2月份将检测报告结果报告了,美国的监管机构却被下令封口、停止检测?

据报道,该传教团领导人茂拉纳已向其信众发表录音讲话,吁请他们跟印度政府合作抗疫。他在声明中指出:“我们必须采取防范措施,遵循医生的指示,给予政府全面的支持,如不去拥挤的地方。”他强调,这么做并没有违反伊斯兰教教义。

据美国《商业内幕》杂志英国版4月2日报道,英国卫生大臣汉考克当天在新闻发布会上指出,英国政府正在考虑向新冠肺炎康复患者者颁布“免疫证书”,“新冠肺炎康复患者获得了抗体,并可被证明具有免疫力的话,那么此人就可以尽最大可能地恢复正常生活。”汉考克说道。

我昨天也介绍过,《科学》杂志刊登了英国、美国科研人员的共同报告,认为中国的防控举措成功打破了病毒传播链,为世界上其他国家采取措施争取了宝贵的时间。我还注意到近期美国的首席医疗科学家福奇表示,他拒绝按照美国国内某些人的要求,说中国应该提前三个月就向世界或者向美国通报疫情,因为那不符合事实。

为什么到了2月底,白宫还要求美国的官员和卫生部门、专家,对疫情公开表态之前,必须要事先得到彭斯副总统办公室的批准?为什么在3月2日的时候,美国疾控中心停止发布与检测人数和死亡人数相关的数据?为什么3月2日美国长老会医院医生麦卡锡在CNBC节目中还表示,他所在的医院甚至要恳求卫生部门为疑似的病人检测?我想有很多的报道,包括彭博社,都在呼吁美国的官员,别再为自己的应对不力去找借口和替罪羊了。

华春莹说,我也注意到了你提到的报道,包括你提到的所谓三个匿名官员信息的透露,以及我看到有多家美国媒体的报道,4月1日美国副总统彭斯和蓬佩奥等人关于同样类型的这种话都是指责中国刻意隐瞒和造假疫情的信息,甚至还说早在去年12月,世界了解了这一问题之前,中国已经在提前应对了。

中方是否公开、透明、负责任、及时的向国际社会做了通报,有没有隐瞒,我和我的同事已经多次不厌其烦详细地介绍了,大家从中国政府有关部门公布的信息,每天及时定时发布的信息也应该看得很清楚了。

对此,发言人华春莹回应道,你肯定也很清楚知道:现在一段时期以来,美国媒体对于美国国内这场疫情以及政府应对的看法和有关的报道,我相信你在向我提问的时候,其实心里面是有答案的,你只是希望到我这里来再印证一下。